nine_[忙碌中]

给我三千红枣我还能撑下去……×o( ̄┰ ̄*)ゞ

蠢活确认×
emmm辣鸡……

见或不见

其实你才是我遇见的珍宝
“幸会,小茶。”

安然茶:

“你是,谁?”


◎大写加粗的 ooc
◎第三人称,有名字
@nine_[忙碌中] 给小宝贝阿玖的文文~
◎突然写流水账系列,强行让自己出场系列


阿玖被突然出现在夜路上的白色身影吓了一跳。
“不会是……幽灵先生请放过我!!!”
“是说,我?”
“诶?”弯腰鞠躬的阿玖抬头,看到金发碧眼的山姥切后哇的一声哭出来(x),“呜呜呜幽灵先生有脸会说话!!他要吃掉我了小茶我要找小茶(x)!!”
“我,并不是幽……”
“哇早知道就让小茶送我回家了怎么办啊我会不会死在这啊我还年轻我不能死社会国家需要我啊哭唧唧QAQ”
“……我说...”
“你让开死幽灵杀了我你没好处的小茶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
阿玖把包抱在怀里,准备强闯。
然后一头撞进山姥切的怀里。
哇——好尴尬——


嗯,暖的。
嗯,有柔软剂的香气。
“对对对对对对对对对不起!!!”阿玖从山姥切怀里退出来,结结巴巴的鞠躬道歉。
而他一直低着头。
“对不起说您是幽灵对不起,但其实真的很像不是不是,抱歉刚刚那么鲁莽对不起对不起!!!”
“没关系……”
你好像听到有什么声音,微微抬起头:“咦?您说什么?”
“我说没关系啦!”脸红的男人和你大喊一句后,逃似的离开了。


回家之后,阿玖给手机充电开机,有房东打来的好几个电话加一条短信。
小茶:到家了回个短信哟\(^▽^)/♡
阿玖笑了笑,坐在地上给小茶回信。
阿玖:我肥来啦~
小茶:欢迎回家♫ヽ(゜∇゜ヽ)♪阿玖歇一歇就早泄洗漱休息吧,也累了一天了
小茶:早些,妈的这混蛋输入法
小茶:Σ(っ °Д °;)っ阿玖你听我说我可以解释的!!!
阿玖:噗!算我看错你了!假茶(x)
小茶:T_T我不是……我没有……


翻开通话记录,那几个电话是房东打来的。
虽说已经天黑但到底还不算太晚,阿玖回拨了过去。
“房东小姐,你好,请问打我电话有事吗?”
“啊,没啥大事。就是另一间……你对面那位先生今晚要去出差,明天早上他的朋友就来这边办事,他就把他朋友安排着住一段时间。我也在外地旅游所以不能替他转交钥匙,就想让你帮帮忙。”
“我知道了,那请问钥匙现在在哪里呢?”
“他说是放地毯底下了,但多少还是不安全啊你去找找吧。”
“嗯好的。”
“啊对了对了,找到以后你就先收着吧,明天上午九点你再去小区前面的如家给他的朋友送过去吧。”
“可是……我怕我找不到……”
“很好找的,他朋友戴个红帽子,你的话肯定一下就能看到。交给他后你就不用管了,他派司机去接他朋友了。”
既然是这样还要我交钥匙干嘛。
“那好吧,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之后,阿玖到邻居家地毯下找了好久才找到。
妈个鸡你藏在小角落里是和我玩呢??(╯‵□′)╯︵┴─┴
这时候阿玖才知道,
妈个乖乖原来不让他朋友自己来找是因为……
他朋友可能一辈子也找不到啊!!
这天才怎么想的能藏在这!!!
别说了
好感度↓↓↓↓↓


第二天上午,阿玖准时的到达酒店,坐在真皮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少条金链子少副墨镜少根烟。
大爷的,这都九点十分了红帽子君怎么还没来?
红帽子没有,白帽子倒是看见一个。
……
……
……
白帽子?!


“主上,你……”
“在外面不可以叫我主上哦,#*&。”
阿玖的眼里只有昨天那个脸通红的可爱男人,并没有在意他身旁的女人说了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阿玖现在非常想冲上去抱住他,叫他的名字。
但阿玖一下回过神。
等一下,他,叫什么来着?


晕晕乎乎交了钥匙,晕晕乎乎回了家,晕晕乎乎倒在床上。
咦?为什么自己那么在意他的事情呢?
阿玖也不知道。


第一天,阿玖和山姥切在商店遇到了。他说他叫山姥切国广。
第二天,阿玖和山姥切在超市遇到(?)了。他说他暂住在如家。
第三天,阿玖和山姥切在街上“遇到”了。他为她挑了合适的衣服。
第四天,阿玖和山姥切在公园遇到(x)了。他允许她牵他的手。
第五天,阿玖和山姥切在咖啡厅

遇到
了,他夸她今天很漂亮。
第六天是在甜品店,山姥切约她明晚在初次见面的小路上一见。


阿玖早早到了约定地点,与约定时间相差还远。
天已经黑了,阿玖暗自打气着。
今天一定要把对山姥切的感情诉说出来!


但如果她知道山姥切是为了什么事叫她出来的,她也许就不会这么开心了。


“阿玖,抱歉骗了你。我并不是人类,而是一种被称为付丧神的种族。”
“我生活在一个称之为本丸的地方,那日你我相见时在我身边的女孩,就是我的主人审神者。”
“抱歉骗了你,阿玖,明天我就要回……”
“不,我不想听这些。山姥切国广,你告诉我,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山姥切用拇指擦去阿玖脸上的泪水,轻轻亲吻她的额头。
那晚阿玖和他并肩坐在小路旁的椅子上,很久很久。


但也许阿玖并不知道,山姥切就是个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
他偷走了阿玖的心,许下会再见面的承诺,
可他再也没有回来。
他骗了阿玖,一个人孤独碎在了冰冷的战场上。
他们再也没有见面,再也没有。


三年后,阿玖完成了高考,离开了那所承载她三年悲伤的小屋。
将钥匙归还于房东的那一刻,注定她踏上了旅程。
她来到了一直想来的足利博物馆,来见一把名为山姥切国広的刀。
隔着玻璃,阿玖终于见到了它。
它是如此美丽,如此锋利。
但这个它仅仅只是他的本体。


之后,阿玖成为了一名婶婶。
她的第一把刀,名字就叫:山姥切国广。
如今我依稀不记得她当时有多么激动多么兴奋。
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她沉默三年,开口第一句话是。


“终于见到你了,山姥切国広,请多指教……”


END

_(ÒqÓ๑ゝ∠)日常原谅色安卓等公测……
快点全平台公测吧……
就算只有几天我也饥渴难挨……
唔哇,想见玲儿啊玲儿(;д;)















这么好一孩子,毁我手上了(つД`)

睡前故事

想根据这个剧情画画图什么的ᕦ(ò_óˇ)ᕤ“……还是算了?画的并不是很好的样子,最后感谢小天使辛苦的为这个破脑洞破点文而忙碌

安然茶:

首先,对每个喜欢被被和点开这篇文的大家说声对不起
因为这篇的被被是大写加粗的ooc
对不起大家orz
第三人称有名字,古代梗
不要脸的艾特点文的小天使——阿玖 @nine_[禁网期集训中] 亲亲大宝贝(๑˙❥˙๑)







在五年之后,苏月再次见到了山姥切国广。
正应了那句话。
情不知所起,一眼千年。

山姥切国广是国广先生家的二公子,为人十分古怪。明明是大户人家却整日穿着破衣烂布,性格也十分内向。
而苏月则是小小私塾先生的女儿,也是二公子的陪读书童,可算是从小一起长大。苏月性格开朗,小嘴又甜会说话,是个人见人爱的可爱小姑娘。
两人青梅竹马,直到十岁那年,国广先生带着山姥切国广回京城,两人再无见面。

苏月十五岁那年,边疆战事吃紧,朝廷的大臣来到这座小镇征兵。每家每户必须有一个男人当兵。苏月看着家里即将连字都看不清的父亲,和连字都不识的弟弟,决定自己来女扮男装参兵。
通过种种考试,苏月终于来到了军营。苏月天生体弱易得病,没几天便病倒在营帐之中。毕竟全是男人太不方便了,在他们洗澡时苏月只能各种推脱。要知道军营可不是女人能来的地方,加上女扮男装那可是欺君之罪。她自己且先不说,自己的父亲弟弟还不知会如何。
过几日病情好转,终于可以上战场了,但男女力量悬殊,加上苏月从小文生并未学武,就连那一个敌人,都干不掉。
正当上级考虑要不要让苏月当卧底,死在敌方军营之时,苏月为上级献了一个可以围剿敌人大部队的计划,上级便把苏月留下,作为后勤。

某天,同在边疆的某只队伍来找苏月的上级商量战事。上级念着苏月围剿敌人大部队有功便特意指使她来端茶倒水,话外之意不过就是把苏月推荐出来给大家认识罢了。
苏月端着茶水,这会里面正讨论阵型。苏月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索性在外面偷听起来。根据探子探来的情报,敌人这次打算使用方阵对我方士兵造成打击。苏月正在想以什么队形应战时,身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喂。”
苏月被他吓得不轻,连忙放下茶具行礼:“我……我没有偷听!对不起将军!”眼前的男人只觉好笑,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就被行了个大礼。“你是……送茶的?怎么不进去?”“回将军,里面几位大人正在商讨军事,属下这时进去怕会打扰大家。”苏月熟练的粗着嗓子说。“用你原本的声音和我说话!”苏月被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柔柔软软的用本音说了一句:“是。”
男人皱了皱眉头:“你……是女人?”“我……”“你可知道,女人擅闯军营是死罪!”“将军,不要啊将军!我的父亲早已年迈,弟弟尚未认人,家中只我一个年龄正当的啊……”直到这时,苏月才流着泪看着他。
男人心中闪过一丝诧异,怎么那么像她?
很快男人收复情绪,轻咳几声:“既是如此,那你便跟着我吧,我会替你保守你是女人的秘密的。毕竟……和一群男人生活不太方便吧。”苏月破涕而笑:“谢谢将军!”

“对了,你的名字叫什么?”
“回将军,小女子名为……”
“苏月。”

换了新地方,又是一群不认识的人。苏月被将军安排在身边伺候,于是苏月也无神认识新人,每天粘在将军身边。为他更衣,为他沐浴。时不时还为他献上一计。一来二去,两人便有了感情。
山姥切国广本是打算战争结束就与她告白的,但却没想到邻国主动投降,战争就这么结束了。

理所当然,山姥切国广成了振国大将军,接受了全城百姓的迎接之礼。他让人先把苏月安排到将军府,自己还没回家歇息就马不停蹄进宫面见皇上。皇上笑着夸他好久,赏了黄金万两珠宝五箱锦绣万匹。最重要的,皇上将宝贝的小公主,嫁给了他。
山姥切国广无法拒绝,却也无法让公主做妾。他回到府中,看着在院中蹦蹦跳跳的还不知道的他的小姑娘,他心中倒划过一丝心痛。

自己是个私生子,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
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
但即使这样的自己也能得到家人的疼爱,
也能得到她。
而现在自己连她都要失去了……
真的可以么?真的行么?
真的就愿意这么失去她么?
真的就愿意这么娶别的女人,娶不爱的女人为妻么?
山姥切国广坐在书院里,思想与自卑纠结了一个下午。

他反了,终究还是逆反了。带着苏月,踏上被追兵追捕的旅程。
这注定是不被认可的悲惨旅程,他们抓了苏月的父亲与弟弟。即使苏月无情,国广一家子的性命也在那个随心所欲肆意妄为的王座男人的手上。
但我想说的是,有的时候命运与红绳可能就是紧紧拴连的。就比如在悬崖下两人紧紧相握的手和微微扬起的嘴角。
后续?并没有后续。有的时候好奇心太过旺盛也并不是好事。
时候不早了,快睡吧各位小可爱,晚安。

END





换一种可能,我是说换一种可能。
也许自卑占了上风,山姥切国广将军并没带苏月走。也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不,是绝对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也许,也许苏月愿意做个妾。毕竟她爱这个男人,况且有了这个男人,自己的父亲和弟弟也就不愁吃穿了。不过,骗得了自己一时,真的能骗一世吗?
我合上故事书,看着窗外白色月光。
万叶樱花下出现两个人影。

白被单与巫女服
握着的手和弯着的嘴
你看,故事有时并非故事
在这个千奇百怪充满惊喜的世界中
一切皆有可能

END


#MediBangPaint
您有一只太郎请签收 @安然茶 辛苦了谢谢
一如既往地废……

谢谢不嫌弃

对上色的恐惧……让我不想占tag
废手画不出他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我的天呐我终于学会转载了×××××
搞了很久的调查问卷,有生之年系列×
文画结合向√

咱家婶婶设定是座敷童子(只有非气没有运气的座敷童子×),遇上了一个老司机中华婶×
有想过画一画两人相遇的短漫……

想认识更多的婶婶(。’▽’。)♡

最后比心❤爱你茶茶

安然茶:

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大宝贝儿 @nine
♡(*´・ω・)(・ω・`*)♡


#社会你三明

#三明你又抢我的媳妇[们×]啊!!!

#今天的婶婶也只有诡异的目光×

#人生赢家三日月

p1【本丸的蜜汁修罗场2.0升级版】
#三山?鹤山?三日鹤?

我:如果爷爷真的要和我抢被被,我也只有鹤丸可以抱了😂
友婶:你是不是忘了另外一个势力——三日鹤
我:笑面轻僵.jpg

p2老佛爷求你爱我一次😂[玄学玄学×××]

  @安然茶

好的我来立flag,如果我锻出来珠子我就画十幅珠子,五篇珠文,天天早上起来跑步,写他的名字一百遍,抄一百遍南屋妙法莲华经

赶着最后的末班车……
来不赢了大概随便弄两下×,占tag致歉(つд⊂)
大概是一个脑洞……有时间再仔细画一画吧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