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e_[忙碌中]

给我三千红枣我还能撑下去……×o( ̄┰ ̄*)ゞ

_(ÒqÓ๑ゝ∠)日常原谅色安卓等公测……
快点全平台公测吧……
就算只有几天我也饥渴难挨……
唔哇,想见玲儿啊玲儿(;д;)















这么好一孩子,毁我手上了(つД`)

睡前故事

想根据这个剧情画画图什么的ᕦ(ò_óˇ)ᕤ“……还是算了?画的并不是很好的样子,最后感谢小天使辛苦的为这个破脑洞破点文而忙碌

安然茶:

首先,对每个喜欢被被和点开这篇文的大家说声对不起
因为这篇的被被是大写加粗的ooc
对不起大家orz
第三人称有名字,古代梗
不要脸的艾特点文的小天使——阿玖 @nine_[禁网期集训中] 亲亲大宝贝(๑˙❥˙๑)







在五年之后,苏月再次见到了山姥切国广。
正应了那句话。
情不知所起,一眼千年。

山姥切国广是国广先生家的二公子,为人十分古怪。明明是大户人家却整日穿着破衣烂布,性格也十分内向。
而苏月则是小小私塾先生的女儿,也是二公子的陪读书童,可算是从小一起长大。苏月性格开朗,小嘴又甜会说话,是个人见人爱的可爱小姑娘。
两人青梅竹马,直到十岁那年,国广先生带着山姥切国广回京城,两人再无见面。

苏月十五岁那年,边疆战事吃紧,朝廷的大臣来到这座小镇征兵。每家每户必须有一个男人当兵。苏月看着家里即将连字都看不清的父亲,和连字都不识的弟弟,决定自己来女扮男装参兵。
通过种种考试,苏月终于来到了军营。苏月天生体弱易得病,没几天便病倒在营帐之中。毕竟全是男人太不方便了,在他们洗澡时苏月只能各种推脱。要知道军营可不是女人能来的地方,加上女扮男装那可是欺君之罪。她自己且先不说,自己的父亲弟弟还不知会如何。
过几日病情好转,终于可以上战场了,但男女力量悬殊,加上苏月从小文生并未学武,就连那一个敌人,都干不掉。
正当上级考虑要不要让苏月当卧底,死在敌方军营之时,苏月为上级献了一个可以围剿敌人大部队的计划,上级便把苏月留下,作为后勤。

某天,同在边疆的某只队伍来找苏月的上级商量战事。上级念着苏月围剿敌人大部队有功便特意指使她来端茶倒水,话外之意不过就是把苏月推荐出来给大家认识罢了。
苏月端着茶水,这会里面正讨论阵型。苏月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索性在外面偷听起来。根据探子探来的情报,敌人这次打算使用方阵对我方士兵造成打击。苏月正在想以什么队形应战时,身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喂。”
苏月被他吓得不轻,连忙放下茶具行礼:“我……我没有偷听!对不起将军!”眼前的男人只觉好笑,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就被行了个大礼。“你是……送茶的?怎么不进去?”“回将军,里面几位大人正在商讨军事,属下这时进去怕会打扰大家。”苏月熟练的粗着嗓子说。“用你原本的声音和我说话!”苏月被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柔柔软软的用本音说了一句:“是。”
男人皱了皱眉头:“你……是女人?”“我……”“你可知道,女人擅闯军营是死罪!”“将军,不要啊将军!我的父亲早已年迈,弟弟尚未认人,家中只我一个年龄正当的啊……”直到这时,苏月才流着泪看着他。
男人心中闪过一丝诧异,怎么那么像她?
很快男人收复情绪,轻咳几声:“既是如此,那你便跟着我吧,我会替你保守你是女人的秘密的。毕竟……和一群男人生活不太方便吧。”苏月破涕而笑:“谢谢将军!”

“对了,你的名字叫什么?”
“回将军,小女子名为……”
“苏月。”

换了新地方,又是一群不认识的人。苏月被将军安排在身边伺候,于是苏月也无神认识新人,每天粘在将军身边。为他更衣,为他沐浴。时不时还为他献上一计。一来二去,两人便有了感情。
山姥切国广本是打算战争结束就与她告白的,但却没想到邻国主动投降,战争就这么结束了。

理所当然,山姥切国广成了振国大将军,接受了全城百姓的迎接之礼。他让人先把苏月安排到将军府,自己还没回家歇息就马不停蹄进宫面见皇上。皇上笑着夸他好久,赏了黄金万两珠宝五箱锦绣万匹。最重要的,皇上将宝贝的小公主,嫁给了他。
山姥切国广无法拒绝,却也无法让公主做妾。他回到府中,看着在院中蹦蹦跳跳的还不知道的他的小姑娘,他心中倒划过一丝心痛。

自己是个私生子,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
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
但即使这样的自己也能得到家人的疼爱,
也能得到她。
而现在自己连她都要失去了……
真的可以么?真的行么?
真的就愿意这么失去她么?
真的就愿意这么娶别的女人,娶不爱的女人为妻么?
山姥切国广坐在书院里,思想与自卑纠结了一个下午。

他反了,终究还是逆反了。带着苏月,踏上被追兵追捕的旅程。
这注定是不被认可的悲惨旅程,他们抓了苏月的父亲与弟弟。即使苏月无情,国广一家子的性命也在那个随心所欲肆意妄为的王座男人的手上。
但我想说的是,有的时候命运与红绳可能就是紧紧拴连的。就比如在悬崖下两人紧紧相握的手和微微扬起的嘴角。
后续?并没有后续。有的时候好奇心太过旺盛也并不是好事。
时候不早了,快睡吧各位小可爱,晚安。

END





换一种可能,我是说换一种可能。
也许自卑占了上风,山姥切国广将军并没带苏月走。也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不,是绝对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也许,也许苏月愿意做个妾。毕竟她爱这个男人,况且有了这个男人,自己的父亲和弟弟也就不愁吃穿了。不过,骗得了自己一时,真的能骗一世吗?
我合上故事书,看着窗外白色月光。
万叶樱花下出现两个人影。

白被单与巫女服
握着的手和弯着的嘴
你看,故事有时并非故事
在这个千奇百怪充满惊喜的世界中
一切皆有可能

END


#MediBangPaint
您有一只太郎请签收 @安然茶 辛苦了谢谢
一如既往地废……

谢谢不嫌弃

对上色的恐惧……让我不想占tag
废手画不出他千万分之一的美好×

我的天呐我终于学会转载了×××××
搞了很久的调查问卷,有生之年系列×
文画结合向√

咱家婶婶设定是座敷童子(只有非气没有运气的座敷童子×),遇上了一个老司机中华婶×
有想过画一画两人相遇的短漫……

想认识更多的婶婶(。’▽’。)♡

最后比心❤爱你茶茶

安然茶:

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亲大宝贝儿 @nine
♡(*´・ω・)(・ω・`*)♡


#社会你三明

#三明你又抢我的媳妇[们×]啊!!!

#今天的婶婶也只有诡异的目光×

#人生赢家三日月

p1【本丸的蜜汁修罗场2.0升级版】
#三山?鹤山?三日鹤?

我:如果爷爷真的要和我抢被被,我也只有鹤丸可以抱了😂
友婶:你是不是忘了另外一个势力——三日鹤
我:笑面轻僵.jpg

p2老佛爷求你爱我一次😂[玄学玄学×××]

  @安然茶

好的我来立flag,如果我锻出来珠子我就画十幅珠子,五篇珠文,天天早上起来跑步,写他的名字一百遍,抄一百遍南屋妙法莲华经

赶着最后的末班车……
来不赢了大概随便弄两下×,占tag致歉(つд⊂)
大概是一个脑洞……有时间再仔细画一画吧大概

【三山?被婶?】诡异的目光——[本丸的蜜汁修罗场]


错过了6.15但还是要说一声三山结婚快乐(〃∀〃)ゞ
①ooc属于我
②伪三山,伪被婶,第一人称
③这是一个很正经的文风



当我看到这次的锻造时长时,我就有预感……

当我看到跟着被被过来的美丽的身影,听见那人“哈哈哈”的笑声时,

我便意识到——

本丸我最大的情敌

出现了。





今天我给了被被一张富士,是希望能锻出一把稀有刀的。但我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老爷爷。

他十分大方的笑着,自带着一种平安贵族的气质,不管是衣襟上繁复华丽的衣纹,还是如水一般的新月眸,都让人难以移开视线。他的举止优雅,他温和的一颦一笑都让人赞叹——啊,这就是天下五剑。

华贵的名剑——三日月宗近。

他的到来使我的本丸也散发着光芒,比电灯泡的光还亮。

我一直盯着三日月看,脸上没有太激动的神情也不说话,空气中凝结着一种名为尴尬的气息。一旁的被被看看我,再看看三日月,伸手把被单扯的更低了,咬着唇,把自己那翡翠般的瞳孔隐匿在黑暗中。

“哈哈哈,没想到迎接我这个老人家的会是一把这样漂亮的刀。”三日月眯起眼睛微笑的看着被被。

“说我漂亮什么的还是免了……”被被低下头,声音沉闷。

三日月看着这样的被被又笑了起来。

而我看着三日月,眼里散发出诡异的光……




三日月提出要让被被带他参观本丸,我一时间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拒绝他,只能答应了。三日月毕竟也是刚刚来而已,这么短时间,就算和被被相处也不会有什么的,也许是我自己太过紧张,自我意识过剩罢了。

是的,我很喜欢,我的近侍先生——山姥切国広

——没有考虑那么多,当时。只是第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啊,就是他了。很奇妙,就好像我这么久以来,就在等这个人,我成为审神者,就为了这把刀。

我看着庭院里两把刀的身影,天光的时候刚刚下过一场小雨,草尖的露水还是晶莹透亮着的,万叶樱在淅淅沥沥的雨中抖落一地花瓣,落英缤纷,和微凉的新雨气息把两人衬托的如此温婉。

三日月抬手拂去了被被被单上的花瓣。

三日月笑了起来。

三日月俯身在被被耳朵边说了些什么,被被突然抓紧被单跑开了。

三日月小跑步的追了上去。

我看着这一切,眼里发出诡异的光——

“哦豆,近侍大人还真是受欢迎啊~”

鹤丸突然地出现在我身旁,猛的拍了我的肩膀。他戏谑的笑着,金色的眸底透着光。

“真可爱啊山姥切,我真想试试哪天从后面钻进他的被单里,看看他那苦闷着的脸上会不会露出惊吓的表情哈哈。”

闻言我伸手狠狠地揪着鹤丸的耳朵,看着他,用我还没收回的,诡异的目光。




晚上吃光忠特制的牡丹饼。

直到开饭三日月才和被被一起回来。一向会在这个时候和鹤丸一起欺负长谷部的我,意外的安静。被被和往常一样在我左边坐下——这是我要求的,因为,左边是靠近心脏的地方。

但是今天,坐在被被左边的,是三日月。

不知道三日月说了些什么,被被回来到现在脸都是红红的。我咬着筷子,抬眸看着被被,像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被被微微偏头看了我一眼,四目相对,被被突然抓紧了头顶上的被单,脸上红的更厉害了,往三日月的方向别过头去不再看我。

又是三日月!我在心里问候了一下老人家。

没关系,我和被被毕竟是朝夕相处,出生入死过的,区区新来的三明有何可惧——我不知道哪来的自信。

我夹了一小箸菜到被被碗里,被被停滞了一下,结结巴巴的说着谢谢。然后,我就看见被被也夹了一小箸菜……

放到三日月碗里。

……
……
……

“哈哈哈,近侍殿下真照顾老人家,不愧是国広的杰作。这样漂亮强大又心地善良的刀,果然很容易让人心动啊。”三日月笑着,伸手拍了拍被被的肩膀:“明明是这么的优秀,再拿出更多的自信来吧。”

被被闻言停滞了一下,咬着唇反驳他,脸上染着绯红。即使是破烂的白布,也难挡他唇边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看着他们的举动,我吓得一把抱住了我右边正在喂长谷部吃牡丹饼的鹤丸,害他把牡丹饼喂到长谷部鼻子那儿又狠狠地戳进了他嘴里……

我看着被被脸红慌乱的模样,愤愤的扒了一口饭。

桌上有一碗奶白色的草鱼汤。香气馥郁中,那鱼的眼睛闪闪发亮。

我发出,和那草鱼一样的,诡异的目光。




晚上睡觉,我感觉我正在渡过人生中的情感危机。不知道为什么,想到白天的种种,我满脑子都是,蛇精和爷爷抢葫芦娃的台词……

“哼哼哼~老头,把你的宝贝儿交出来我就饶你不死!”

“哈哈哈,要杀便杀,我怎么可能把宝贝交给你祸害人间。”

“呔!婶婶!还我爷爷!”

emmmmm……




第二天早上,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依旧是被被在催促着我起床。我翻了个身,不满的皱着眉头,抱着被被的胳膊,撅起嘴巴:

“唔……不要……我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这时我感觉到,有谁,把我的衣服推过来了,还推到了我的脸上。

我睁开眼睛一看——

笑眯眯的老人家把我的衣服推过来,说:

“主上不要每次都让近侍大人这样为难啊,天已经大亮了哦。”

我不得不再一次发出诡异的目光。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早膳过后,我依旧在庭院里看着对面的被被和鹤丸切磋。

很难得,这次我和三日月一起,一边喝茶一边看。

“山姥切是一把好刀。”他不紧不慢的低头呷了一口茶,“有绝对的实力,只可惜,不太自信。”

我低头看着立在茶水中的茶梗,表示自己也没有办法。明明已经相处了这么久了,却永远不能明白对方的心思,每当自己想要再踏进一步,他就会用被单把自己层层包裹起来,让自己,和那些还会隐隐作痛的伤口一起,与世隔绝。

“他是一个很努力的人,什么都不说,也毫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心思却是那样的细密,又很替人着想。”我叹息。

“是啊,我很喜欢他啊。哈哈哈……”三明愉快的笑出声。

噗——我将茶喷了出来。

这个本丸我最需要提防的不是鹤丸,而是,这个老头。




“主上……”

“嗯?怎么了切国。”我放下手里的文书看着我面前不安的被被。

“我有一件事想说……”被被抬手扯了扯他的被单,一张俊秀的脸上泛着绯红,翡翠般深邃的眸子看着我。

难道说……我有些惊讶的捂着嘴,心中莫名其妙的翻涌出激动的情绪,我脸红的说到:

“不等等,切国,我也有事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很久了……”

被被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这样吗,明明我只是一个仿品而已,你到底在期待着什么……”

“不不,切国明明是我最好最优秀的刀。”

“谢谢主上,你是个好人……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

“哈?”

“哈哈哈,是老人家我啊。”三日月的笑声突然灌进耳朵,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他在我面前拉住了被被的手。

“是这样的,主上。”

“主上只需要祝福我们就好了,不需要太麻烦。”三日月搂着被被微笑的看着我,心情愉悦。

“什么!?”

雪花飘飘,飞红潇潇,天地,一片,苍茫——……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我,有一句xxx要说。

就这样,在我诡异的目光中三日月和被被幸福的走远。我的内心,仿佛刚刚和城管打了一架……

审神者 【重伤】 [战线崩坏]




垂死梦中惊坐起,原来只是一场梦而已……

被这个诡异的梦折腾的睡不着,我只好爬起来出去走走,试图让微凉的月色平息我悲怆的心情。

如练的月华下,我看见被被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庭院中。也许是觉得不会有人,他掀掉了平常盖在头上的白布,月光下,如蜜般色泽光亮的金发,像丝绸一般。翡翠的眼眸里镶嵌着一抹白月光。

——此时的月光如水似练,但还是你眼眸中的一抹纯白最为动人。

我过去挨着他坐下,他惊慌的盖起被单,责备我为什么还不去睡,我努了努嘴。

“切国觉得三日月怎么样?当然如果切国喜欢的话我也不反对你们啦……我由衷的为你高兴啊。”真好,你找到了一个愿意小心翼翼呵护着你,爱着你的人,有这样的人在的话,从此不用再陷入仿品的自卑中,你可以在他身边安身。

“?”被被一脸懵懂的看着我。

夜晚寒意袭人,我忍不住搓了搓手臂,掀起他被单的一角钻了进去。

很意外,这次他没有像以前一样慌乱的扯开被单跑开,反而把被单往我这里扯了扯。我有些冰凉的手臂碰着他的胳膊,感觉到他身体突然一僵,脸上顿时火烧一般。

被单下格外的温暖,带着他的体温,他的气息,我裹着被单,感受着布料的柔软质感,似乎还有一点点洗衣液的香气。

“被被喜欢三日月么?”

我垂眸,开了口。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

“……那么,喜欢……我吗……”

我低下头,声音细碎的飘在空中。

被被咬了咬唇,“喜……我喜欢主上,也很喜欢本丸……”

我一把抱住身边的小天使,红着脸,抿着唇,试图掩盖我快要洋溢而出的喜悦。世态炎凉,人情淡薄,只有这被单还有点温度。

“……所以……我也喜欢三日月大人。”

我也喜欢三日月大人。
我也喜欢三日月大人。
我也喜欢三日月大人。

哈?
我愣住了。




“哈哈哈,原来这么晚了,也有人有赏月的性质啊。”三日月站在身后端着茶杯微笑,在月光与樱花的衬托下美丽如画。

他一笑,月光都为之而逊色。

被被突然激动的站了起来——

“偷听别人说话很有意思吗?”

“哈哈哈,虽然不是要故意偷听,但是我听见了哦——我喜欢三日月,山姥切是这样说的吧。”

“你——”被被脸红的抓住被单。

“嗯,我也不讨厌山姥切啊,尤其是努力而认真的你,那样子,强大而美丽。”

“不要说我漂亮什么的!我、我只是……”

“哈哈哈……”

我看着言语亲昵的二人,感到十分寒冷,世态炎凉,人情冷漠,连被单都失去了温度。我除了散发出诡异的目光外没有任何办法……

夜风起,樱花在月光下满天飞舞,风一阵阵的吹拂着三日月的衣袖,也一阵阵的吹起被被的被单。

而我,
只感受到了这冰冷的被单在我脸上胡乱的拍。


当晚,我抱着鹤丸“噢咦噢咦”的哭泣。

鹤丸十分惊异。

“哦豆,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主上,你为什么要抱着我瑟瑟发抖?……哦,好啦好啦,不哭不哭了,乖,看我给你做个鬼脸——”

就算我死了,尸体腐烂在棺材里,我也要用我空洞的双眼,发出诡异的光。

[fin?]

【慎入】【婶有私设】
【还有两】

p1大概是自家婶和近侍兼初始刀先森(-ι_- )emmmmmm很私心的……【以及试了试sb的新笔刷……】

p2是给北鼻 @安然茶 的图,茶婶和【被我弄的不像江雪的】江雪×一个想piao珠子一个想piao小公主,这俩禁欲系都特别难下手emmmmm

p3和p4 是线【cao】稿大概(-ι_- )也一并给你了拿去玩××emmm果然我还是不适合上色

谢谢茶茶的关照以及不嫌弃我的渣画技
最后也谢谢不嫌弃的你们【CHU~】(。-ω-)ノ哈特